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会 员:
密 码:
 
 
      
 
 
<2017年7月>
252627282930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12345
 
 
嘉宾访谈
 
“我最终的目的还是要把歌剧带进大学校园”
——专访女高音歌唱家尤泓斐
时间:2015-6-1    记者:李华雨    点击次数:3384

  舞台上的她,一呼一吸、一颦一笑,每一个声腔都牵动着观众的心——她是尤泓斐,也是《茶花女》里面的维奥列塔。对于北大的观众来说,尤泓斐并不陌生,因为这已经是她第六年站在百周年纪念讲堂的舞台上。4月18日晚,精装小剧场版《茶花女》在讲堂多功能厅上演。演出开始前,记者有幸采访到了《茶花女》中的 “维奥列塔”——尤泓斐,听她讲述她与讲堂的六年情缘。

讲堂记者(右)采访尤泓斐

  “小剧场就跟演大戏是一样的,甚至比那个难度要大。”

  其实,这并不是尤泓斐第一次在讲堂演出《茶花女》了。2011年,也是在她的“艺术之旅”中,同样是在多功能厅这个舞台上,她就演过两场《茶花女》。尤泓斐回忆:“三年前演出效果就特别好,观众就特别喜欢,感觉意犹未尽,都期待着什么时候再来。”于是经过几年的沉淀,尤泓斐携精装小剧场版《茶花女》再度归来。

  “实际上我的‘艺术之旅’最终的目的还是要把歌剧带进大学校园”,尤泓斐说到,“通过这种方式,学生和老师能够非常便捷地看到歌剧。因为歌剧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奢侈的艺术,演出动辄就要两三百人。现在通过我们制作的精装小剧场版,观众就能欣赏到不删减的歌剧,我觉得对于喜欢歌剧或者关注歌剧的人来说还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机会”。

  精装版相比于歌剧选段,有着独特的魅力。它不仅保全了所有的音乐,还能通过讲解使观众将整个故事穿起来。精装版虽然没有豪华的灯光舞美,没有乐队的配合,但是对于歌剧演员来说,却是实力的考验。“因为从头到尾唱段是不减的,跟全剧本版是一样的”,尤泓斐笑着说,“尤其像我们北大这个舞台,唱起来还不容易,因为离观众特别的近,表演要更加细腻。因为太近了,你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会被看在眼里。如果是一个大剧场,加上八十人的交响乐队乐池,与观众是有一定距离的,而小剧场就跟演大戏是一样的,甚至比那个难度要大。”

精装版歌剧《茶花女》

  不过六年的多功能厅的舞台经验让尤泓斐积累了足够的小剧场演出经验:“这个舞台我已经站了六年了。我已经特别特别习惯了,没有什么恐惧反倒感到特别亲切。”

  “我当然也想演一个尤泓斐版本的《茶花女》”

  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自然,不同的人心目中也有着不同的《茶花女》。说起《茶花女》这部作品,尤泓斐也有着自己的理解:“我觉得《茶花女》从一开始作为小仲马所写的文学作品,就已经积累了很高的人气,原著本身就是经典。后来变成音乐歌剧,又创造一个经典。这是音乐与文学的强强合作,两个非常好的艺术形式碰撞在了一起。”

  对于角色的把握,尤泓斐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角色的演绎上,我觉得一定不能离开文学原著赋予她的形象。这里边有人性的东西。”她笑着说,有一次,一个朋友对她说:“这个故事放到现在也是不可行的,她就是相当于今天天上人间的一把,谁家要是娶这个姑娘也挺难的。”尤泓斐当时就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现实社会要接受这样一个人的确有很大阻力,但是人性中还是有很多美的东西。实际上我们能够喜欢她这么多年,就是因为我们都追求最美好的东西,一种爱,一种真爱。我们不是看她的职业,而是看一个人的内心,看她追求什么。”
 除了表演之外,歌剧演员主要是通过音乐、声音塑造各种人物形象,因此在音乐处理上得特别细腻。尤泓斐说到:“演这个角色难度挺大的,尤其是这个人物那么复杂、那么撕裂。她在第一、二、三幕中,每一幕的形象都是不一样的,需要尽可能在这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内通过音乐这样的语言,把故事讲清楚。”

邀请观众一道演绎《饮酒歌》

  演出中最令人眼前一亮的环节无疑是《饮酒歌》。现场观众作为群众演员登上舞台,与歌唱家一道入戏品美酒。这些精巧的环节安排无不透露出尤泓斐的重视程度与用心。尤泓斐也跟我们分享了环节设置上的考虑:“《饮酒歌》这么经典,本身又需要有四五十个群众演员,我们何不把观众叫上来,让他们有机会站在舞台上跟专业的演员合作,参与其中,还能留下美好的印象。台下的观众也会明白这不是设计好的,而是即兴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能让观众对古典音乐产生更大兴趣,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尤泓斐也提到,虽然歌词是意大利文,但是因为大家对故事都很了解了,所以对情节的理解没有太大障碍。“这时候你就会觉得音乐是无界的语言,通过音乐来表达、表现到底发现了什么,冲突在哪里,又怎么样了,表现人物之间的关系。总之,需要很综合地把握这样一个人物形象。当然,每一个演员要演自己的版本,就像买唱片一样,人们会选择买谁的唱片,看谁的版本,我当然也想演一个我尤泓斐的版本。”她笑着说到。
 
  “这是一个分享的工作”

   讲堂这个舞台对于尤泓斐而言有着别样的意义。2010年,尤泓斐以两场艺术讲座和中国声乐作品专场、外国声乐作品专场、中国经典歌剧片段专场、“多彩的尤泓斐”四场音乐会,成为首位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举办年度“艺术之旅”的个人艺术家。尤泓斐坦言:“那个时候全国的演出市场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火热。实际上我当时也有自己小小的私心,特别不隐瞒地讲,是给自己找一个舞台。当然我觉得我能把这个舞台落在北大,也是我的幸运。” 但是,对她而言更为重要的推动力,是对古典音乐的喜爱与传播。“我是古典音乐工作者,我们在大学里受了五年教育,之前也学了好多年,之后又在舞台上积累了很多经验,为的就是把最好的东西带给更多的人看。那最好的群体就是大学生。因为毕竟古典音乐再普及也不可能普及到田间地头,它是有一个艺术高度的,北大恰恰是一个合适的平台。”

投入演绎

  “六年来我跟北大的师生,包括我们讲堂的工作人员都有了非常深厚的感情了”,她笑着说,“这六年令我感受最深的有两点,第一是讲堂对这样的一个小剧场艺术形式的重视。他们没有觉得这个剧场小,是一个小的演出就可以忽略。不,运作方式跟所有的大型演出一样。还有就是北大的观众,在这里演出跟我们在国家大剧院的感觉是一样的,说明我们北大这么多年来对观众的培养已经非常非常成熟了。这里是跟很多大型的音乐厅在一个水平上的场所。”

  最后,尤泓斐恳切地谈到:“古典音乐的推广,不是一个立竿见影的事情。我经常说,当我看到你们这些年轻学生来听歌剧,我知道可能效果不是在今天,不是在明年,而是在十年以后你们都有了孩子,你牵着他的小手,告诉他我要带着你去音乐厅,我要带着你去听音乐会——那个是我最想看到的结果。艺术推广需要你踏踏实实地做,而不是立竿见影地要看到什么结果。既然现在大家对精神需求的渴望都很高,那我觉得我们歌剧演员就应该走下来,走到剧场之外,走到大学去做这样的普及。这也是一种文化传承,就像人说鲍鱼好吃,那你总得自己去尝一尝,才能一传十、十传百。我们这个工作是一个分享的工作,通过一个窗口把最好的分享给大家。”

  摄影:孟宪鸣

  编辑:张珏
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联系我们 | 赞助支持 | 看演出 | 提意见 | 站点地图 | 站点论坛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08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