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会 员:
密 码:
 
 
      
 
 
<2017年11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12
3456789
 
 
嘉宾访谈
 
“细腻是情感,热情是个性”
——专访合唱指挥家蓬勃
时间:2015-6-29    记者:蔡雯清    点击次数:3258

  “这段再来一遍,要轻松一点,像这样……”见到指挥家蓬勃时,他正在细致地为团员做示范和纠正,这是他们演出前最后一次彩排。蓬勃纵横合唱指挥界数十年,将自己对音乐和合唱的理解融汇在指挥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指挥风格。当晚,他和他带领的合唱团一起,在百周年纪念讲堂多功能厅为观众带来一场以“远情”为主题的中国流行合唱作品音乐会。在演出之前,记者有幸采访到了他,听他讲述“合唱世界的指挥家”的故事。

  “‘你喜欢指挥吗?’一句话问蒙了我”

  “我走上指挥的道路是个偶然,”蓬勃毫不犹豫地说。成长在动荡的文革时期,文化课几乎荒废,他的青春绝对是“靠天收的自由发展”。喜欢体育,就“自由发展”成了一级运动员;父亲偶然间用奖金购买了手风琴,从那时起开始接触音乐。16岁进工厂当工人,没想到自己仅仅会一点手风琴竟然成为宣传活动的主力,这样才开始钻研如何更好地拉手风琴。直到恢复高考,他才突然意识到音乐上的天赋和努力已经隐隐给他指明了道路。

讲堂记者(右)采访指挥家蓬勃

  进大学继续深造,接触到各个门类的音乐。而第一次头脑中出现“指挥”概念的情景,现在已经被蓬勃当成笑话讲给学生听了。那是一次钢琴课上,老师课后突然问他:“你喜欢指挥吗?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让杨鸿年老师来教你。”一句话把他问蒙了。蓬勃告诉老师还要回去考虑考虑。他不知道,原来老师口中的杨鸿年是指挥界的大牛,能够成为他的弟子,是多少人想都想不到的机会。后来,他虽然没能成为杨鸿年的弟子,倒是走上了指挥的道路,师从聂中明老师,一学便是二十年。

  “我最幸运的事就是一路上遇到很多好老师”

  原任中国广播艺术团首席指挥、国际合唱联盟顾问的聂中明先生,是蓬勃合唱指挥起步和发展的恩师。聂老为人正直、温和、豁达,学识渊博但虚怀若谷的人格魅力加上对音乐深刻的理解和热爱深深地影响了他。正是在聂老的影响下,蓬勃才渐渐走近合唱,了解合唱,进而热爱、痴迷于音乐和合唱指挥艺术。

  另一位被蓬勃称为“忘年交”的老师,是女作曲家瞿希贤,她生前创作了一系列耳熟能详的作品,如《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1984年,刚从大学毕业在北京市少年宫合唱团兼任指挥的蓬勃,为了要排一首叫《我们和你们》的歌曲,请瞿希贤帮忙谱曲。没想到,仅仅过了几天,瞿老就打电话来要求见面,并亲自将曲子弹唱了一遍。他带回去排练,十天之后,瞿老打电话问他:“你觉得怎么样?”蓬勃当时提出了几个建议,她都仔细考虑并虚心接受了。在蓬勃眼里,一个名家能虚心让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来评判自己的作品,本身就值得敬仰。而在瞿老眼中,这个年轻人不畏权威,敢于说出自己的意见。于是一来二去,二人在音乐的切磋中成了“忘年交”。

蓬勃在台上专注指挥

  与严良堃先生“别样的交流”,至今蓬勃谈起还觉得有意思。严良堃是中国交响乐团合唱团(前为中央乐团合唱团)创办人之一,本身也是著名的指挥家。在瞿希贤的介绍下,蓬勃得以和严老认识。严老不愿给蓬勃上课,认为“上课”就是摘了蓬勃恩师聂中明的桃子,他们之间没有师徒缘分,只能“交流”。这种“交流”却是“他一拍桌子,说:‘一个礼拜背3首曲子,背不下来,我站起来就走!’”

  “细腻是情感,热情是个性”

  指挥是一个乐团中的灵魂人物,需要控制整首曲子呈现的速度及演出的效果;最重要的是他要能激发乐团成员最佳潜能。不同的乐队指挥风格往往不同,如美国音乐指挥家伯恩斯坦感情外露,作品一有起伏,便“歇斯底里”做出夸张的手势。像伯恩斯坦的一位老师莱纳就只用指挥棒做出极细微的动作,以至背对的观众怀疑他已老僧入定。蓬勃的指挥风格被评为“热情、细腻”,善于表现抒情性的曲子。他自己则认为“细腻是情感,热情是个性”。

  细腻是情感表达的必须,因此,每当要表达抒情性较浓的曲目时,他总会字斟句酌地指导合唱团的演唱,力争每句的感情都表现得恰到好处。他笑称他对此患上了“强迫症”。在唱法上,他认为声音对着自己唱的唱法更适合表达细腻的感情。晚上的音乐会上,他也让团员展示了声音对着自己唱和对着远处唱的差异。“抒情音乐要抒发自己的感情,主温柔,不是要吓唬敌人”。

北京音乐家协会合唱团

  热情是艺术家创作的个性。艺术家创作一定要有激情。指挥也是如此,但蓬勃强调这种激情是需要把控的。要根据现场的情况调节各声部的情绪,高潮时,感情要尽快迸发出来,平静时要柔情似水。情感对比越强烈,留给观众的印象越深刻。

  结缘燕园二十年

  谈起与北大的缘分,蓬勃感慨万千。1994、1995年间,他开始指挥北大教师合唱团,共指挥了8年。这八年每周一次的排练让他结识了不少北大的老师、朋友。其中不少成为了他的知交好友。“我对他们比对我的同事还熟呢!”如今二十年过去,有些故友已经作古,有些朋友也垂垂老矣。在北大演出无疑是将感情寄情音乐,回忆旧时光的一种方式。这是他的“燕园情”。

  除此之外,北大观众的欣赏水平也是他极为赞赏的。艺术有共通性,观众的理解能够促进艺术的进步,观众的共鸣使表演者更有成就感。

  谈及未来,蓬勃主要在想把自己的收获传给学生,发扬指挥艺术。此次“远情”音乐会就是他携手弟子王铮共同担任指挥,要给弟子一个锻炼实践的机会。他说“选曲是学生定的,虽然大多是抒情的曲目,但现在人们大多爱听爱唱抒情歌曲,反映家国情仇的歌曲少了也正常。”此次音乐会用合唱形式演绎流行音乐作品是对合唱音乐艺术的探索,也是他正在走的一条路。因为他想要更多的人接触合唱,喜欢合唱,用合唱来陶冶情操,丰富人生。

  摄影:孟宪鸣

  编辑:张珏
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联系我们 | 赞助支持 | 看演出 | 提意见 | 站点地图 | 站点论坛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08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