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会 员:
密 码:
 
 
      
 
 
<2017年9月>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1234567
 
 
文艺品评
 
一个关于灵性和身份认同的童话
——评电影《奇幻森林》
时间:2016-5-17    实习记者:章会凌(北京大学历史学系2015级本科生)    点击次数:1140

  5月10日晚,3D电影《奇幻森林》在百周年纪念讲堂观众厅上映。影片改编自1967年发行的经典动画《森林王子》;不过,它的真正源头是英国文豪鲁德亚徳•吉卜林的短篇集《丛林之书》,讲述人类男孩毛格利与他的动物朋友们在印度丛林中生活的故事。

  对于对原著缺乏了解的观众来说,《奇幻森林》所营造出的视觉效果足以在一瞬间击中心灵:无论是烈日下的蔓草还是雨后的洪流,无论是榛莽背后的人间灯火还是峭壁后的神庙遗迹,看起来都自然而真实。而逼真的动物口吐人言不仅没有丝毫违和感,反而让人感受到奇妙的童趣,体现了这部作品另一个令人惊叹的地方:巧妙地将人类社会的模式与动物的生存法则融合在一起,观众透过毛发和胡髭看到动物的“表情”和喜怒哀乐。对于一部仅有一个人类主演、其他角色全部为CG制作的电影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成功。

  不过,技术上的成功却恰恰成为了抨击的靶子。在众多影评人的眼中,《奇幻森林》对于特效的过分执着,造成了内涵上的乏善可陈。这在笔者看来未免太过苛责。《丛林之书》原本就是写给青少年看的故事集,强行将其改编为讲述人与自然搏斗的史诗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在已臻化境的CG技术背后,它应当还是一个童话故事。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奇幻森林》是一部成功的作品,尽管“丛林法则”在这部电影中得到了刻意的强调,它也并没有将自己定位为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的样本。这个故事真正的核心,是社会认同与自我认同。

  毛格利在丛林中到底是怎样的身份?影片的剧情就是围绕这一点展开的。对于老虎谢尔•可汗来说,毛格利是森林潜在的威胁,将被火焰灼伤的回忆带回到他身边;毛格利的存在影射着丛林那头的人类社会以及人类“征服自然”的欲望。对于母狼拉克莎来说,毛格利是她的孩子,就如所有她养育大的小狼一般是丛林之子。阿克拉作为狼群的首领和领地的主人,考虑到的要更多:他和被毛格利视为导师和朋友的黑豹巴希拉一样,虽然对毛格利存在父辈一般的情怀,并且将他像小狼一样养大,但是始终清楚地认识到毛格利作为人类相对于丛林的“他者”身份,并且主张他在必要之时回归人类社会。谢尔•可汗声称“男孩总有一天会成为人,带着红色的花(片中指火)来毁灭丛林”,阿克拉和巴希拉未必没有此类的想法,只不过他们在遵循丛林法则的同时尊重和爱护毛格利的意愿。

  作为影片主角的毛格利对于自己身份的认知则经历了转变。身为人类,他运用不属于动物的“花招”的欲望是难以被遏制的。然而,这种异于普通小狼的表现总是得到阿克拉和巴希拉的压抑。在谢尔•可汗的示威后,毛格利身上的格格不入感就越发明显了。巨蟒卡奥让他第一次得知自己的身世,并且点燃了他对人类世界的向往和归属感。但是,这种向往却是摇摆不定的:一面留恋自由生长的家园,另一面对于外界是否能接纳自己满怀未知,彷徨的毛格利只能暂时留在森林。不过,当他得知阿克拉因为自己的缘故被老虎杀死时,森林的召唤压过了对于自我的思考,促使毛格利真正意义上的回归。他的觉醒来自巴希拉“用人的方法去作战”这句话:他是人,人的天性在这个故事中是丛林所无法泯灭的;但是人和丛林的关系未必是对立的,毛格利选择了丛林的生活,并且永远为自然的伟力发出赞叹。

  在原作的最后一篇《在丛林里》中,毛格利回到了人类社会,成为一名看林人。这样的结局虽然是作者最早的构思,却令人扫兴而破坏了其他篇目的韵味。电影对于结尾的处理还是令观众感到欣悦的:在这个童话中,人不用去思考补偿自然的方法,而是作为自然的一部分将万物的灵性与美好都收入心底。

  编辑:张珏
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联系我们 | 赞助支持 | 看演出 | 提意见 | 站点地图 | 站点论坛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08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