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会 员:
密 码:
 
 
      
 
 
<2017年11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12
3456789
 
 
文艺品评
 
一场跨越时空的人性洞察
——评NT Live《奥赛罗》
时间:2016-5-18    实习记者:王婵(北京大学法学院2015级本科生)    点击次数:1189

机智、利落、清楚、深刻,是一部能够牢牢把人抓住的作品。

——《每日电讯报》

一场扣人心弦、火力全开得演出:阿德里安·莱斯特和罗里·金奈尔演得极好。

——《泰晤士报》

  《奥赛罗》是莎士比亚创作的四大悲剧之一。奥赛罗是威尼斯公国一员勇将,刚刚与比自己年轻很多的元老的女儿苔丝狄蒙娜私下里结婚,就被派为将军。政敌伊阿古对奥赛罗的晋升怀恨在心,想挑拨他与妻子的关系,便告诉奥赛罗他的副官卡西欧与苔丝狄蒙娜有奸情。强烈的嫉妒之火在奥赛罗的心中燃起,在接二连三的误会之下,勃然大怒间,他掐死了自己的妻子。当他得知真相后,悔恨之余拔剑自刎,倒在了苔丝狄蒙娜身边。

  《奥赛罗》整剧给人无与伦比的震撼,莎翁几百年前对人性的洞察仍然历久弥新。人性的脆弱、人性中的种种弱点,在《奥赛罗》中淋漓尽致地表现:伊阿古因为名誉的折磨起了歹心,算尽心机、用尽诡计设下一个个圈套;而原本善良正直、头脑清醒理智的奥赛罗,在伊阿古一次次巧舌如簧的说辞下,毫无防备地跌入了圈套,让嫉妒的怒火摧毁了理智,让复仇的疯狂铸造了他一生最大的错误——杀死了自己最爱的人。

  虽然根据戏剧标题,许多评论家都认为该戏剧的悲剧结局归咎于奥赛罗本人。但笔者并非这样认为,莎翁以奥赛罗的名字命名戏剧名称,强调了奥赛罗代表的人性的美好易受蛊惑从而变质的脆弱性,更暗示了人性之善在现实诱导下极易造成恶果的倾向。奥赛罗的人物设定,两字概括可谓“理想”,莎士比亚赋予了众多完美品格于他一身:历经苦难后的坚毅、身经百战后的勇敢,身为军人他正直善良,拥有果敢的决策力和战斗指挥的谋略。而伊阿古的性格,两字可谓“现实”,是基于现实中人性的弱点与丑陋而设计的:贪婪、狠毒、觊觎名誉、洞察人性并借之操纵他人、编织谎言。他们俩的在戏剧中的一幕幕矛盾,在一定寓意上来说,更像是理想和现实的冲撞,然而令人伤感的是,理想在现实面前却也脆弱得不堪一击——奥赛罗一开始对妻子的忠贞与对他自己的爱深信不疑,慢慢地在伊阿古的蛊惑之下,这种善良开始动摇;伊阿古以他的敏锐洞察了每个人的性格特点,加以利用,毫不费力地摧毁了奥赛罗的善良与耿直,也一步步让自己堕入地狱之火。伊阿古正是利用了军队里军人彼此之间坚不可摧的信任,扭曲并模糊了善与恶的界限,让奥赛罗一贯的正直善良,慢慢被扭转成不可遏止的仇恨的怒火,几乎毫无挣扎地,就从善的这岸渡到恶的对岸。人性中的美德是如此的脆弱,再坚定如奥赛罗者,也可在外界的煽动下不可遏止地跌入恶的深渊,让嫉妒与仇恨攀上盛开着真善美花朵的内心,摧毁世间的美好。

  在内容层次的设计上,这部剧的层次十分鲜明:奥赛罗在前几幕处于踌躇、怀疑的试探态度,虽然有些烦恼,但试图从理智、因果、证据等客观因素来思考、辩证,告诉自己不要盲目相信;之后逐渐变得狂躁、对妻子漠视;最后变至癫狂、失控,脑海里理智那微弱的火光被泼上了最后一盆冷水,从此熄灭,放任感性的大火吞噬了整片森林。这种层次在一次次矛盾的煽风点火之下被推动,逐步走向情节爆发、情感爆炸的高潮。在视觉上呈现出清晰的条理,给观众很好的观感,这种感觉在高潮达到极点。

  高潮可谓是悲剧的核心,也是亚里士多德强调悲剧的净化力量影响力最强的时刻,剧组对此的把握可谓深得我心。在逼仄的小房间里,在短短十几分钟的一个场景里,空间的局限性和时间的局限性却容纳了情节爆发的紧张性和感情纠葛迸发的无限性。真相水落石出之际,每个人的内心都涌动着极为复杂的情绪:奥赛罗的懊悔、忏悔、痛苦、绝望,爱米利娅的失望、后悔、自责、悲恸,伊阿古的茫然、冷漠都汇聚于此时此刻迸发,这些最原始而真实的感情毫无修饰地大量砸向观众,奏出一部扣人心弦的交响乐曲,冲击着人们的心灵。这种手法不仅让观众真切体会到人性倾斜后诱发灾难的痛苦,而且让观众和剧中演员们达到了感情共鸣,另外一定程度上也从自己理解的角度和莎翁达到了思想共鸣。

  追溯悲剧发生的根源,我们能看到莎翁表达的主题是多方位、多层次、厚重的,而非单薄的一个维度。这段纯洁的爱情一开始超越了国家、民族、阶级、肤色,是一段可抵御一切恶意和中伤,坚不可摧的可贵的感情。然而苔丝狄蒙娜错在以为刹那即永恒,把瞬时的时空当作了永恒跌入了叔本华生存空虚说中“时、处”永恒的困境中不可自拔;而不知时、处会流动,而流动意味着改变,她信仰的基础崩塌直接导致了她的世界彻底崩溃;而最初沉浸在爱情中的奥赛罗却遗忘了自己的阶级、种族背景,以自信的态度甜蜜地享受着这段恋情。但在世俗恶意的轰击下,他逐渐想起了众多的不同,想起苔丝狄蒙娜是一位白皮肤、受过优良教育、出身贵族的美丽小姐,埋藏在内心的自卑和怕失去这位心爱之人的恐惧失去控制,原先应付自己“岳父”那彬彬有礼、温文尔雅、不温不火的说辞背后的自信心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燃烧的嫉妒之火。这种多元的文化背景和歧视因素,是酿成悲剧的复杂原因,借此,也可以看到莎翁在这背后对人性的一种担忧。

  在音乐和细节上,剧组也可谓倾尽心力。音乐在关键情节和场景切换处响起,非常简约大气,将气氛和紧张感抒发得恰到好处。此外,剧组对细节的重视,从花絮中也可见一斑。在士兵“打群架”的场景中,动作指导多次讨论、修改,大到几群人的站位和场景布局,小到设计每个人每一组动作应该怎样做,可谓是为呈现最打动人的舞台效果煞费苦心,值得敬佩。除此之外,戏剧演员的演技对飙也叫观众大呼过瘾。追求逼真、追求真实的演员们自然也格外重视细节。

  饰演奥赛罗的演员、奥利弗奖得主阿德里安·莱斯特(Adrian Lester)在回忆起幼年痛苦回忆发亮的眼睛里有泪水。另一位奥利弗奖得主、饰演伊阿古的演员罗里·金奈尔(Rory Kinnear)在爆发的时候嘴角会轻轻抽搐、全身会微微颤抖——这些细节都令他们的表演更加真实有力、具有感染力,从而呈现出非常打动人心的舞台效果。

  最重要的是,这些细节传递了清晰与真实,让即使不熟悉原著的观众都能很快融入剧情中,引发深入的思考。这其中,尤其是罗里·金奈尔饰演的伊阿古那颠倒是非的演说技术让人印象极为深刻。不禁让人想起亚里士多德《修辞的艺术》的著作,和他强调在说服别人时的三种手法,一种是让别人相信自己在谈话中具备资格与可信度(Ethos)、一种是动之以情(Pathos)、另一种是以逻辑说理(Logos)。我们看到伊阿古运用这三种手法可谓是游刃有余,极其娴熟。先是以自己的冒昧和曾与卡西欧共处一室的经历让奥赛罗放松警备,增加自己的可信度;此后再以颠倒黑白地大肆渲染不忠贞的事件,含沙射影,在奥赛罗动摇时以对其同情和表示理解的共鸣深化他对妻子不忠的理解;最后更是拿证据,自己私下策划很久的“手帕事件”栽赃苔丝狄蒙娜和卡西欧,构造了一条在奥赛罗实证之前无懈可击的完美逻辑链。这样一看,伊阿古的精湛说服技巧果然是有缘由的,也让我们对其不得不敬佩几分。

  莎翁的戏剧是跨时代的,是属于过去,属于现在,也属于未来的。这一全新解读,重新激发了我们的更多思考。它呼应了过去亚里士多德对悲剧的理解,也诱发了我们对亚里士多德“劝说模式”(直译,原文是Modes of Persuasion)的更深思考。

  回到现代,回到戏剧在舞台的表现上,这部由英国国家剧院全新制作的莎翁名剧,将故事背景放入现代,没有伦敦老酒馆的灯光,而是注入了新的元素——借一个驻扎于塞浦路斯,阴郁惨淡军事基地的全新视角而向莎翁致意,供观众从另一角度解读。军营里毫无条件的信任也是伊阿古得逞的必要条件。同时也通过崭新的场景让戏剧情节更为简化直接,让感情更为直接、真实和不加修饰。由于莎翁的戏剧讲述了人性和推动人性变化的因素这些永恒的主题,因此其在现代布景下仍然可以完美地呈现。他所表达的主题是不落伍的、在现代仍相关且有需要的,甚至说是永恒的。

  今年距莎翁逝世已有四百年,然而莎翁戏剧作品关于人性的探讨,仍然经久不衰、历久弥新,今日再审视,也有不同的解读和震撼。愿更多的人能走近、了解、读懂莎士比亚这位伟大的戏剧家,穿越时空去和他的思想碰撞。“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让我们也唤醒自己心中的,对莎士比亚戏剧那份独一无二的见解和感受。

  展望未来,我们期待莎士比亚戏剧在未来能源更多的创新,能在不同故事场景、不同人群之间擦出新锐兼复古的火花。

  注:图片来源网络

  编辑:张珏
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联系我们 | 赞助支持 | 看演出 | 提意见 | 站点地图 | 站点论坛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08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