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会 员:
密 码:
 
 
      
 
 
<2017年9月>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1234567
 
 
文艺品评
 
信仰的力量
——评电影《大唐玄奘》
时间:2016-5-20    记者:刘丽文(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2015级硕士研究生)    点击次数:1886

  或许大部分中国人都很熟悉《西游记》中被妖怪抓来掳去,经常泪眼汪汪的唐僧,却很少有人真正了解历史上那个孤身西行求法,精通多国语言的玄奘法师。5月17日晚,电影《大唐玄奘》在百周年纪念讲堂上映,为观众诠释一个历史上真实的取经僧。

  可以看出,影片在素材的选取上主要参考了《大唐西域记》和《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中的内容。电影主要分为两个部分,前半部分主要刻画的是法师在西行求法路上,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到达佛国圣地那烂陀寺。后半部分则主要叙述了玄奘法师在印度的学习经历,主要以曲女城的无遮大会为中心。

  影片的开头,玄奘法师跟随难民的人流离开长安城。在不远处的岔路口他离开人群,独自踏上了一条僻静的小路。在正式踏上征程前,他回望了一眼芸芸众生,回望了一眼巍巍长安,盛世大唐。也正是为了这眼前的一切,为了将真正的佛法带到这片土地,他毅然走上了西行之路。

  求法的过程自然是艰辛的。没有孙悟空、猪八戒的神通相助,也没有大唐皇帝的度牒放行,历史上的玄奘是偷渡出关,在瓜洲、凉州接连受阻,守城的官员却最终为他求法的决心所感动,助他西行。影片最着力刻画的情节是玄奘穿越莫贺延碛的时候,在八百里瀚海中打翻了水囊,流沙瞬间吸干了水分。史料记载,“是时四顾茫然人鸟俱绝。夜则妖魑举火烂若繁星。昼则惊风拥沙散如时雨。虽遇如是心无所惧。但苦水尽,渴不能前。” 法师的眼前出现了幻觉。但在此时,他依然拉着那匹瘦老赤马坚定前行,终于在老马的帮助下找到了野马泉。

  相比之下,玄奘在印度的经历则刻画得较为单薄。玄奘在那烂陀寺追随戒贤法师学习《瑜伽师地论》,在曲女城的无遮大会上,他撰写的《破恶见论》被悬放场外,连续十八天无一人能改动一字,最终法师乘象巡行,一时寰宇震动,这是玄奘法师在印度求法经历的巅峰。而后他游历印度,影片实景拍摄了那烂陀遗址、大菩提寺、阿旃陀和埃罗拉石窟,让观众仿佛追随着玄奘法师的脚步,探寻着佛陀当日的旧踪。

  在史料记载中,玄奘法师拒绝了皇帝对他还俗辅佐朝政的要求,将生命剩余的力量全部用于翻译佛经著作之中。从此青灯黄卷,直至圆寂。影片收束于玄奘在译经场中翻译《法华经》的场景,然而历史上玄奘从未翻译过这部经典。

  历史题材的电影本来就难以驾驭,这其中也难免出现一些与历史事实不相符合的疏漏。比如影片开端对玄奘法师童年的刻画与史料记载不相吻合,反而与《西游记》中“江流儿”的情节相互混淆,显得过于传奇。在高昌国玄奘喂给马的苹果,是19世纪才从欧洲传入中国的。当玄奘到达那烂陀拜见戒贤法师时,两人用梵语对话,然而在影片的下一幕中却切换成了印地语,而印地语诞生于11世纪以后。玄奘于7世纪取回的真经,却是用最早出现于13世纪的天城体书写的。此外,对福田衣的解释似乎过于草率,对于大小乘差异的阐述也显得单薄片面。

  虽然影片的结构和细节处理得并非完美,但是其中所展现出的精神却让人为之动容。在沙漠中独自行走的孤独,打翻水囊时的绝望,看到雪崩将同行之人掩埋的哀伤,法师也是人,也会感受到痛苦和无奈,但是这一切都无法动摇他西行的信念。每当读到《三藏法师传》中的“宁可就西而死,岂归东而生!”一句时,都会让我的心为之震颤。那掷地有声的誓言,那铮铮不屈的铁骨,让人感受到,这是一个永远不会抛弃自己的信念与信仰的人,是民族的脊梁。其实玄奘并非西行求法第一人,前有法显,后有义净,以及《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中记载下的一个个名字,他们都和玄奘法师一样,心中怀有着“意欲远绍如来,近光遗法”的弘誓大愿。正是这些取经僧,用他们的臂膀担负起了弘法利生的大业,做起了中印文明交流的桥梁。那使他们坚定不移,矢志不渝的,是信仰的力量,正是现代社会所最为需要的。

  编辑:张珏 实习编辑:曾笑盈
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联系我们 | 赞助支持 | 看演出 | 提意见 | 站点地图 | 站点论坛
 
北京大学会议中心讲堂管理部 维护支持
服务邮箱:djtgy@pku.edu.cn Copyright © 2008 www.pku-hall.com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